七月

发布时间:2017-06-27 15:15:43 浏览数:247

1866

清廷批准了闽浙总督左宗棠关于在闽省择地设厂仿西法造轮船,以装备中国海军的奏折。上谕中指出:“购买机器。募雇洋匠、试造火轮船只,实系当今应办急务。”对左宗棠“所陈各条,均著照议办理。”所需经费,指定在“闽海关内酌量提用。”如有不敷,准许“提取本省厘税应用。”

 1867

首任总理船政大臣沈葆桢丁忧释服后正式到马尾上任。木质关防正式启用,上刻“总理船政关防”

船政大臣沈葆桢对船政前学堂、后学堂艺童(学生)进行甄别。

法国皇帝拿破仑第三召见船政聘请的监督日意格,日意格奏明在华办厂的目的与好处,拿破仑第三欣然批准日意格来华办厂。面谕:“用心办理。”

沈葆桢任用福建布政使周开锡和道员夏献纶、胡光墉等3人为船政提调,叶文澜为监工道员。

1869

德克碑与日意格矛盾表面化,请求船政当局以后不必二人签字,一切责任归正监督一人承担。

1871

船政承造的第七号轮船“扬武”安上龙骨动工。

1873

船政船厂承制的总第十四号“琛航”号兴工安上龙骨。由船政代总监工法员安乐陶监造。

沈葆桢奏请分拨各省的轮船,由罗大春亲赴各口阅操。

船政后学堂第一届驾驶班第一批学生南下实习,经厦门、香港至新加坡、槟榔,回程时由学生自行驾驶,沿途填写航海日记,观测天文,熟习驾驶操作。南行共4个月,除在各码头停泊外,实在洋面航行75日。

船政大臣沈葆桢告诉洋监督日意格年终期限满期,全部遣返洋员,如洋匠回国,中国工人不能自制,你我都难辞调度无方、教导不力的责任。日意格主张,中国见匠徒自行按图制造,不许洋匠在旁,从模厂试验起,期以半年完成。

闽浙总督李鹤年奏准闽省厘金已无款可拨,船政经费仍照左宗棠原议,于现解甘(肃)饷项下划拨,等明年添拨轮船经费停止,仍照旧解足甘饷。

1875

福州将军文煜函达总署,述靠海关六成税收,入不敷出,无法按月拨给船政费用。

福建船政经费十分紧张,沈葆桢等奏拨四成洋税以济船政经费。

船政船厂建造的第十八号兵船动工安上龙骨。由船政学堂学生吴德章、汪乔年、罗臻禄、游学诗设计监造。

1876

船政毕业生汪乔年、吴德章等独立设计并监造艺新号兵船竣工,汪乔年、吴德章等督驾“艺新”号驶出五虎门外试航,“船身坚固,轮机灵捷”。

船政船厂承制的第十九号兵船安上龙骨兴工。

船政监督日意格为船政所购新式康邦卧、立机及锅炉运到厂。

1877

船政船厂建造的第二号铁胁兵船“超武”号安上龙骨动工。由船政学生吴德章等监造。

第一批留学生中航海专业的刘步蟾、林泰曾、叶祖珪、蒋超英、林颖启、江懋祉、方伯谦、萨镇冰、黄建勋、林永升、何心川等随监督李凤苞、日意格到抱土穆德参观该地的船厂、船鸣、炮台、海港及海军练舰教育等机构设施。

1878

福建船政建造的第二十二号舰船“康济”号安设龙骨动工。

1879

清廷闽台水师总统,命李成谋赴福建、台湾一带总统水师,将福建船政兵船先行练成一军,归南洋大臣节制。著李鸿章,沈葆桢妥速筹购铁甲及水雷。

船政船厂建造的第二十二号舰船“康济”号完工下水。

南洋大臣沈葆桢奏请拨足船政经费,还清旧欠,“以壮军声而扶窘局”。

船政船厂建造的第二十三号兵船“澄庆”号兴工安上龙骨,拟造兵船。该舰由船政学生吴德章等设计监造。

严宗光(严复)在英法学习,吴赞诚因船政需要人才,将其调回担任学堂教习。

1882

船政后学堂驾驶第8届詹天佑、宋文翔等16人毕业。

1884

张佩纶到福州与将军穆图善、总督何璟、巡抚张兆栋讨论福建防务。

法总理茹费理及法国海军部电法驻华公使巴德诺及舰队司令孤拔,派舰前往基隆、福州。

闽浙总督何璟允许两艘法舰(借口游历)开进闽江,停泊马尾。马尾形势紧张。

福建船政奏:法船聚泊马江,敌情匠测,请即调各省兵船来马尾协助防守。

法国向清廷通牒:限清廷720日答应赔款,达不到目的,即进攻马尾。船政学堂洋教习、船厂职工纷纷逃离马尾。

又有两艘法舰闯入闽江口,其中1艘在马尾附近的半屿舰底受创搁浅。

法国政府向清政府发出最后通牒,要求中国立即履约撤军,并赔偿2.5亿法郎,限一周内答复。

法国先遣军巡洋舰“阿米林”号,借“游历”之名,闯进闽江。闽浙总督何璟允许两艘法舰开进闽江,停泊马尾江面。

法国海军提到孤拔所乘的炮舰“益士弼”闯入闽江口。

法国侵略者增调大兵船来马尾,完成了控制闽江口的军事部署。

清廷有些高级官员主张炸毁马尾船厂,使法国人无所窥伺。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奕劻等大臣联名上奏,反对毁厂,主张保护船厂。并令福建船政督办大臣何如璋妥为筹划。

1885

鱼雷厂动工开盖。留学生陈才鍴回厂担任监造。

左宗棠病逝于福州皇华馆

裴荫森奏请,已购买英商美那二枝半栀夹板船一号,以作练船,由福建船政船厂修改各舱,添备各件。

裴阴森奏学堂空地添置洋式楼房、学舍各40间,上下隔作80间,马限山顶旧洋房24间重新修缮,作赖格罗、李家孜等寓所。张佩纶任内购电机全副,另于船政公署内盖洋房1座,作电报房。

福建船政大臣裴荫森奏,试造双机钢甲新式兵船。

福建船政局建造的第二十五号兵船“横海”号出白犬洋试航。

福建船政奏请添造3艘铁甲船,李鸿章认为,以此敌西国之铁甲舰,恐万万不能。

1886

福建船政鱼雷厂已建成,由陈才鍴主持仿造鱼雷。

1887

两广总督张之洞向福建船政船厂定制“广甲”、“广乙”、“广丙”、“广丁”、“广庚”、“广辛”、“广壬”、“光葵”8艘兵轮,奏请由船政经费报销,未批复。

1888

福建船政船厂承造的“广丙”号安上龙骨。

1889

裴荫森电复张之洞:“驾驶、管轮两班学生经陆续传到,考选材堪造就,在堂已经三年者,约定三十余人,拟酌给盘川,日内附轮咨送。”

1896

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复奏,整顿福州船政厂坞事宜。

1898

光绪帝诏各省如数解拨船政船厂经费,要求各省如数解拨款目给福建船厂,各省分别承担5万—30万两拨款,包括出使经费30万两,淮盐督销局12万两,共188万两。船政出现生机。

1904

铜元局开工,计划每日夜生产160万枚,每日生产10万枚。

1907

清廷命福州将军特图慎督办船政事宜。

 


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地址: 参观预约电话
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

闽公网安备35010502000095 版权所有: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